三次戊戌年都是貿易戰

三次戊戌年
刊於2018年7月14日並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智富雜誌贏在轉勢專欄中
三次戊戌年都是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再升級。美國公布進一步對華加徵關稅的清單,擬對從中國進口的約 2000 億美元商品徵收 10%的關稅。最新清單涵蓋化工、煤、鋼等工業品,以及家具、自行車等消費品。「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筆者曾在上年在本欄中利用江恩三十年周期,三元九運及中國歷史周期去分析經濟周期,並不約而同指出2018年-2019年是重要的轉勢年份。結果今年中港股市大跌。唯今年2018年在中國歷法中為戊戌,過去兩次戊戌其實都是貿易戰。或者可以借古鑑今。
第一次戊戌年
英國控制東印度公司已經幾乎控制印度全境。自18世紀末,當時英國成為中國茶葉的進口國。茶葉進口導致英國方面巨大的貿易逆差,因此英國希望通過從印度向中國出口鴉片來平衡開支,雖然這麼做違背中國的禁令。儘管1729年清政府就已下令嚴禁鴉片,但鴉片一直屢禁不止。鴉片問題不僅給中國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還在經濟層面導致白銀外流,進而引起通貨膨脹,使清廷財政枯竭。朝野上下,禁鴉片的呼聲日趨高漲。1838年11月9日,道光帝令禁烟甚力的林則徐入京。1838年12月31日,林則徐被任命爲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烟。時值戊戌。結果第一次鴉片戰爭在1839及1942年發生,結果最後以清朝失敗,及以簽訂《南京條約》告終。
第二次戊戌年
1843年至1844年,南京條約後厦門、上海、寧波、福州、廣州相繼開埠。1840年鴉片戰爭戰敗後,迫使清政府醒覺到必須要改變以自強。之後進行洋務運動,希望能夠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方式,改良生產技術;在軍事上亦建立了遠東最具規模的海軍-北洋水師。1895年,清朝在甲午戰爭敗給日本,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於是湧現出了要求從更基本層面,包括政治體制上,進行變法維新的聲音及其後的戊戌變法及戊戌政變。
其後1900年發生八國聯軍為了對抗大清帝國的宣戰及鎮壓義和團運動,以軍事行動攻入中國。
2018年時值戊戌,過去兩次戊戌年主因是都是貿易沖突而發生。2018年是金融海嘯十周年,時值債券走了十年牛市,樓市走了十年牛市,股市上年發生了大牛市。今年又是因為國際貿易而發生沖突。
17世紀至18世紀中葉英國、法國和荷蘭建立殖民地。目的是為了蔗糖、菸草和人力等貿易。而工業革命後國家對棉花、羊毛、燃料、鐵、銅、錫、煤炭等工業原料的需求取代了對消費品的需求,同時這些國家迫切需要在本國之外開闢市場,以消化本國生產的工業製成品。當時因為貿易發動大大小小的戰爭因「貿易」去「搶」資源。
康德拉捷夫長波Kondratieff Waves提出 50-60年為一循環的經濟週期現象,康得拉捷夫周期的尾升生產擴張使得資本急於尋找新的市場及新的原料,由此將造成國際關係緊張。即在長期波動的上升期,經濟力量的擴張高度緊張的時期,一般會發生灾難性的廣泛戰爭或革命。留意一點第一次鴉片戰爭在1839(已亥)及1900年(庚子)發生八國聯軍一戰。明年是2019年是(已亥)及2020是(庚子)。
三次戊戌年都是貿易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