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財富效應及金本位

負財富效應及金本位
負財富效應及金本位

寫於於2018年12月1日並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智富雜誌

在執筆時全球投資者都關注11月30日的習特會,唯筆者再附調一次目前我們面對的不是貿易戰,而是貨幣戰。自布雷頓森林體系之後,與黃金脫鈎的美元開始在全球進行貨幣威權統治。每一次美元周期的伸縮都會引發全球貨幣金融市場的動蕩,尤其是新興國家成爲危機的犧牲品,實現美國金融不平衡矛盾向外部的轉嫁。
中國無疑地面對的是中等收入陷阱,一些加工或低價值的製造業基本上沒有遇上貿易戰幾年之後也會慢慢在歷史中消失。周小川也表示中方用數學模型計算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對中國經濟(GDP)的影響不到半個百分點。同時讀者如查找數據,目前中國經濟的製造業佔比已被服務業慢慢追上,美國這波的貿易戰最新的是2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10%關稅,即是每年200億。200億美是什麼概念,中國早前在非洲三年600億援助即每年200億,但為何中方沒有將援助非洲的600億美元去援助美國? 因為大家都心知「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如格林斯潘曾指出債市存有很大的泡沫,他憂慮指出美國可能由經濟停滯(stagnation)轉變成滯脹(stagflation),即通脹急劇飆升而導致經濟失衡。昨天美國聯邦儲備局就金融市場穩定性發表警告稱,若諸多風險實質化,市場價格的跌幅可能「尤其巨大」。特別指出企業債的風險。這在本欄已經多次提及高息債券的風險。提出避開債市,其次樓市,最後股市。讀者可見今年內房發債新債債息已經差不多翻倍。
目前多國中央銀行如也是擔心滯脹(stagflation)。那不難理解為何2012年,德央行2013年初宣布,開始將部分黃金儲備轉移回國,把總共674噸黃金已經全部運回德國。其後繼委內瑞拉,奧地利和荷蘭,土耳其也將所有黃金儲備轉移回國。未來很多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或會出現貨幣失衝的風險。或者金本位是其中一個解決的方法。
過去十年的信貸繁榮,到今天開始縮表。未來很大機會出現負財富效應,即指由於資產價格下跌,導致資產持有人財富的減少,進而抑制消費增長。未來因為縮表,很多財富也會消失,轉移。過去十年的財富,或者很快就會「潮退便知誰在裸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