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這次下跌中回想投資的謬誤

交換, 作文, 作曲 的 免費圖庫相片

在本欄中,筆者多次用逢牛必轉,辛丑週期,通漲,美債及滯脹等去分析之後的經濟及股市。當然年初的氣氛,令很多人已經對筆者分析拋諸腦後。但今天市場因怕通脹而加息,可惜大家現在沈醉在分析「點解跌,點解市場怕加息」,這對投資是沒有用。

交換, 作文, 作曲 的 免費圖庫相片

市場對耶倫(Janet Yellen)評價是筆者經常引用的例子。很多人在她剛上場的時間,通過她的背景,學校,老師去分析他未來的貨幣政策是鴿還是鷹。有人說她耶倫的博士論文導師詹姆斯·托賓是凱恩斯學派,所以她的貨幣政策是凱恩斯學派。但我對抱有懷疑。我舉一個例子,香港很多中小學有宗教背景,而且會有其辨學的宗教科目要修讀,那代表這學生一定是這宗教的信徒嗎? 或者會跟這宗教的慨念去行事嗎?

再舉一個例子,很多人會研究聯儲局的聲明而分析當中文句的用字,語氣去看未來政策。例如有一篇報導聯儲局的議息聲明的新聞,當中寫到「用字中含有展現較「強硬」」。我試問一個問題,你覺得本文的用字是強硬,還是太弱?

很多人在特朗普第一次參選的選舉時指特朗普行事不按常理,所以一旦他當選股市會大跌。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筆者在2019年曾以貨幣戰之QE4為題,指2020年會大放水會出QE4。當時的議息聲明仍是講縮表為主題,如果靠上述的方法基本上沒有可能有此分析。但是一個疫情,令到聯儲局180度大改變。

很多樓市分析,對現在樓市評論是因為量寬,所以樓市無得跌。但是在之前縮表及慢慢退出量化寬鬆指樓市又係無得跌。那到底量寬會不會影響樓市? 如果縮表不做量寬又係升,做量寬又是升,那量寬可能不是香港樓市的重要因素,而是其他。

後來筆者有一位學生發了一位專家對樓市的評論,大意是樓市已經進入恐慌性入市。但是學生發來這專家另一篇文章是論價值投資,入面引用巴菲特的名句「別人恐慌我貪婪,別人貪婪我恐慌」。而面對恐慌性入市,我應該恐慌還是貪婪?

以上是很多人沈醉的分析。而小龍沈醉的是知道未來如何走,不是點解。而我在2016年本欄寫的「2017至2024年預測」今天筆者仍在講,沒有新意。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