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數字貨幣,美國縮量寬,貨幣戰爭

新貨幣金融

新貨幣金融

前一周的本欄中,本欄以「而小龍仍留下兩個預測(1)七年之內有全新金融模式或貨幣,及(2)美國會用財政政策去慢慢取代QE。而這兩項分析,對現的機會愈來愈大。」作為開頭。而金管局近日公布「金融科技2025」策略及開展研究在本港零售層面應用發行數碼港元(e-HKD)的可行性。這正好對應了小龍所講「七年之內有全新金融模式或貨幣」這分析。

「七年之內有全新金融模式或貨幣」小龍在2018年開始提出,而2018年加上7年正好是2025年。大家應該要問的是為什麼不是2022,2023,2024,2026,2027等,而是「金融科技2025」,這正正是周期而應運而生。而歐美亦準備研究及考慮推出數字貨幣。正如江恩所講「時間到了,成交量推動價格運行」。

當然世界很多人仍不以為然,或者到今天大家不得不承認世界準備來一個大變革。而在數字貨幣在最基本的層面的影響是交易的模式,或者在二戰以來訂立的貨幣秩序都很可能會改變,例如SWIFT會否改變等。但是小龍的判斷這只是表面的一層分析,而這是為了後量寬時間的部署,及更重要的是,為疫情及債務去埋單。而世界將會經歷一次最重要世界秩序確立的變化。而且美國將會跟全世界開打貨幣戰

同時下周美國亦開始議息。但近日紐約聯儲數據顯示,周三59個參與的機構通過隔夜逆回購工具在聯儲局存放了總計5029億美元的資金,超過去年3月新冠疫情高峰期的水平。但是美國隔夜逆回購工具的利率(ON RRP)只有零,但仍然吸引了大批資金,反映追逐短期收益率的資金根本無處可去,只能無息放入聯儲局。這或者暗示美國量寬政策很快要變化。

同時間聯儲局計劃開始出售去年因應緊急貸款安排而買入的公司債(corporate bonds)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而日本央行在整個5月份沒有購買任何ETF,這是自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2013年啟動超常規寬鬆政策以來的首次。這種種都是大家開始在退出量寬,或者是將退出因疫情而令推出的非常規手段。如我之前在本欄所講,未來二至四年左右美國會退出量寬,即是不是全退,可能都要大部份。正如我之前寫:「未來兩至四年左右,美國量寬很大機會會退場,迫使新的金融模式上場」。

回應本文初頭,「七年之內有全新金融模式或貨幣」現在大家只是停留在表面分析,而不是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可以預測。但小龍在本欄2018年持續地講,當然很多人看了,但拍掌大笑或者無反應。但周期預視了未來的共業。正如我所講庚子年是為未來十年開局,但是未來十年將比庚子年更令大家印象深刻。

 

「別人恐懼我更恐懼,別人貪婪我更貪婪」是散戶本性,「別人恐懼我貪婪,別人貪婪我恐懼」是散戶口號/課程導師的宣傳口號。對於未來我已講得夠多,而正如我之前所講「而筆者餘下的分析,最新的分析,我感覺已經很難說服到其他人」。而最後一口槓桿加完之後,別問這一次黑天鵝叫什麼名字。

 

數字貨幣,減QE,貨幣戰爭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