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已死 但美股是否非理性繁榮?

很多人指港股已死,不如轉玩美股。而上周文章一出,竟在Facebook中有2000個點讚,及幾百個留言。華爾街日報援引金融服務公司JPM Securities稱,今年美股市場僅上半年就開設了超過1000萬的新證券帳戶,超過去年全年。而大家對美股的樂觀,令我想起非理性繁榮。

美股處於非理性繁榮

2000年那一年曾經出版一本書名為《非理性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作者是羅伯特·J·席勒(Robert J. Shiller)(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1996年12月,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華盛頓發表了一次例行演講,他用了一個新詞——“非理性繁榮”,來形容股票投資客的行為。後來羅伯特·J·席勒(Robert J. Shiller)以此出版了書,在書中他預言美國的股市正處在“非理性繁榮”的高點,股價很可能會出現拐點。

在《非理性繁榮》一書中,他畫出了自1860年以來,美國股市的市盈率曲線圖,發現在140年的歷史上,出現過1901年、1929年和1966年三個峰值點,而歷史的事實是,它們都成為了大股災的前奏時刻。這個是Shiller P/E,或者週期性調整市盈率(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to-earnings ratio)。

港股已死 但美股是否非理性繁榮?

那歷史上的股災的Shiller P/E是多少:

1929年:美國經歷著名的大蕭條,當時Shiller P/E是30倍。

1987年這個事件是指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的股災,當時標普500指數的Shiller P/E是17倍。

1999年:互聯網泡沫Shiller P/E是高達43倍。

而今天將是Shiller P/E: 38.77

今輪上升是因為疫情後放水

當時泡沫是泡沫,貴是貴,但是跌及幾時跌又是別一個問題。而這一波散戶並不執著熱衷於個股及看業績,相反一些名不經傳及不具基本面的股票如GME、狗狗幣、AMC皆是不同時期的購買目標。同時這波的上升主因是美國上年疫情後的量寬政策所引致,未來我們必需關注美國的貨幣政策的轉向。

決定貨幣政策鬆緊的主要指標,應該是貨幣供應增長。當貨幣供應加速時,投機性更強,而當貨幣供應減速時,投機資產就會首先遭遇打擊。在此要觀察的M1或M2。

資料顯示,全球所有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張以及M1和M2增長已都出現了明顯放緩。如美國的M1及M2增速已經狂跌,這也許對於未來央行的政策有一定的隱喻。而美國亦本月起每月將減少150億美元。聯儲局亦準備好根據經濟狀況調整買債步伐。

但更重要是,美股及全球股市未跌,但當美股跌的時間,那港股又會如何?而美股在明年有一周期,或者是時間美股出現調整。如上周所講,重點不是美股或港股是否已死,重要的是你未死。

 

小龍2022年3月網聚報名: https://cutt.ly/wO0TVxH

小龍網聚季票(2022年4月-6月) : https://cutt.ly/IO0T4Le

小龍2022年3-9月半年票報名 https://cutt.ly/vO0Ev8M

或者可以whatsapp 我們報名: 59299989

email: ericresearchgann@gmail.com

訂閱youtube: https://cutt.ly/CAihTSv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