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聯儲局縮沙收水, 小心樓市

本欄今年寫完又寫貨幣,通脹,滯脹等。由年初至今,美國提前收水都不是主流的分析,很多人講聯儲局不會太早加息及收水,所以大家盡早利用低息環境而置業。而近日聯儲局已經改了口風,並指研究提前縮減買債。而樓市要小心嗎?

聯儲局縮沙收水, 小心樓市

https://youtu.be/X6p7Bmr4PPY?autoplay=1

本欄在2019年的時間,提出最後一口槓桿,並指2020年會全球大放水,媒體及市場的分析會給予壓力希望你以槓桿放大回報,迫投資者加最後一口槓桿。如果追蹤本欄的朋友應一定會知道。2020年疫情之後,美國推出了無限量寬,之後股市反彈。在年初樓市開始成交異動上升,一個又一個散戶投資者在忙加槓桿,不論是保險,債券及樓市。但是筆者說這是最後一口槓桿。

其實中國人行行長周小川講過「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的風險。而在2020年至2021年不少分析提出美國欠債太多,所以無錢還債,所以定必不敢收水及加息等。或看聯儲局的早前會議聲明,2023年都不會加息等。其實現在回看,也回應了本欄經常勸告大家分析要是前瞻,而不是新聞解讀。

小龍曾經講過一旦聯儲局誤判了通脹,小龍相信他會如1970代一樣做法。當年 1979-1980年美國通脹率持續在兩位數惡性區間,通脹率接近15%、1979年沃爾克就任美聯儲主席後毫不猶豫的大幅提高聯邦基金利率,並拋售短期國債、提高貼現率至12%,聯邦基金利率最高提至22.36%高位。高利率很快刺破經濟,GDP增速降至-1.8%、失業率10.8%。雖然可能這一次通脹未必有1970代那麼嚴重,但是我相信最終處理方法都是相近。

聯儲局縮沙收水, 小心樓市

而經濟學第一課,其中是解說經濟循環,中央銀行及銀行增加的貸款,每增加可能100美元,但最終流向市場經乘數效應(英語:multiplier effect)後可能是1000美元或10000美元不等。但是如果是美國聯儲局減少量寬,或者縮表。舉例每月減少買債20美元,那市場上少了的錢定必不止20美元,可能是100美元或者1000美元。那這些錢在那裡不見了? 但聯儲局在縮的時間,而散戶在谷,谷那最後一口槓桿。

所以如我所講樓市在2021年將是走完一個樓市周期,而明年開始將是關鍵。所以之後我都會多做一些樓市的解讀或活動。因為這是一個危,但是亦是一個機。但暫時仲有方法化危為機,或者是把握時及機。

Recommend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