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與長三角

貿易戰與長三角
貿易戰與長三角
中美貿易戰第13輪談判周四(10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會率團與美方談判,中美的貿易談判反反覆覆在過去一年中談判,而特朗普已準備,在10月15日再次對華加徵關稅,將去年以來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貨關稅稅率,由25%上調至30%。而貿易戰的影響對中國的製造業愈大愈明顯,在周期上看,筆者預期即使貿易戰最終要在2020年才會完結,但是明年長三角的經濟將會有重大的打擊。
人們通常所說的珠三角,也就是所謂的“粵港澳大灣區”,指粵省珠三角九市和港澳。長三角則指江浙滬皖三省一市全境。根據資料,長三角的製造業占GDP約40-50%左右,長三角的製造業相對傳統,機械、化工和汽車零部件,這三個行業的上市公司占到長三角A股上市公司總數的35%;相反珠三角的製造業包括了家電、數碼及通訊等的高科技產業為主,如華為,中興,OPPO,VIVO,格力電器及TCL等。這主因是廣東已經形成了商業聚集(Business cluster)的地方,如美國的矽谷及深水涉的電腦商場就是典型的例子。因為整條供應鏈由最上遊至最下遊都集中一個地方,所以他們很容易找到供應商及降低成本。所以即使珠三角成本上升,他們不會輕易搬出珠三角。因為如果某大科技公司要搬工廠是要他們整條供應鏈的商家都要一同搬遷才可以。
所以近年讀者見到搬去東南亞其他國家的主要是一些技術含量低或傳統的製造業。問題來了,如我們引用的數據長三角的製造業相對傳統,在貿易戰的情況下將會進一步打擊及遷移。同樣近年上海服務業,如金融,由於近年的理財產品爆煲(如P2P及私募基金)及股市低迷情況下,大部份金融公司已經凍結招募員工及裁員;同樣內地創科項目的融資市場,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內地創投基金募集金額約為893億元人民幣,按年下降49.6%,而總投資金額約610億元人民幣,按年下降50.6%。相信過年之後,大部份外來的打工人口會因找不到工作回到二三線城市。但這問題在於二三線城市根本沒有足夠的工作空缺去招募他們。但珠三角在特朗普的段段壓迫之下,也令到部份供應鏈開始轉移,這定必對政經兩方面產生動盪。
「戊戌年種了個因,己亥庚子年爆發問題。」,庚子定必多事之秋。共業會引令我們走進這個多事之秋的世局。但筆者相信未來國內及全球將會大規模放水去打最後一支止痛針。下周特首將會講施政報告,筆者在本欄早已經提出會有大量的房屋政策出台。但是明年筆者在此預告的大主題是引導投資者加埋最後一口槓桿。願讀者見好就收。
最後香港10月過後,相信會再有平靜的日子,之後帶著傷入庚子。但世界的紛爭會在本月月中至月尾見到,願讀者戒急用忍。未來筆者不是擔心經濟,而是世界和平得太久。最後送讀者一句話: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意解: 以圓滿的智慧,看清楚事實,心中無有障礙,不再有妄想執著。無掛礙故,所以無有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